澳门拉斯维加斯网站官方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3 07:27:44 来源:环球网
A+ A-

庄富江夫妇现身解释回应流浪街头的始末,他们也做好准备与养女脱离关系。
庄富江夫妇现身解释回应流浪街头的始末,他们也做好准备与养女脱离关系。

独家报道:傅政瀚

(槟城24日讯)“我们没遭遗弃也不是乞丐,我们只是租不起房间,所以才流浪街头。”

本报日前从一则福利局拯救流浪者新闻,牵引出一对落魄老夫妇流浪街头的遭遇,引起老夫妇养女及麻坡老家亲戚关注,希望透过本报协助安顿两老回家。老夫妇的亲人也向本报称,该夫妇遭养子遗弃及恐吓的劣行,惟随新闻出街后,该对庄姓老夫妇亲自联络《光华日报》,现身回应解释事件。

租不起房间才露宿街头

庄富江夫妇坦言,他们确实流浪街头,不过并非如亲人所指的遭养子遗弃。“我们的工作薪资,实在难以支付房租,所以才在街头露宿。虽然无奈但也没法子,我们也没有被养子遗弃。”

- Advertisement -

庄氏夫妇前来本报总社时,养子并没随同而来,庄富江指儿子需工作不便现身。

对于养子种种劣行的指责都是子虚乌有,他声称自从去年7月离开养女住家后,便和养子到处租房子度日,后来因不想加重养子的负担,所以才自行寻找廉价住所。

他称,最近租期已到,加上一时间找不到新住处,所以才露宿街头。

由于夫妇俩各自在凌晨5时许就要开工,加上养子居住的地点在3楼地位,没有升降梯设备,因此他们不便与养子同住。

询及养子住处时,他不愿透露地点。

虽然他与妻子露宿街头的日子难熬,除了卫生环境不佳,也有损尊严,但他坚持不行乞,宁靠着双手自食其力过苦日子,也不愿接受他人施舍。目前,庄氏在一所学校当临时清洁工友,妻子则在咖啡店任职洗碗工人。

父子仅吵架没动粗

父子之间吵架难免,但绝没动粗。

针对亲人指责养子的劣行包括曾动粗打庄氏夫妇,庄富江极力否认。“若真是如此,为何我们又一直和养子同住?我们很多亲人包括养女,都和我们长期失联,怎会了解真实情况?”

他坦言,父子之间有口角难免,惟不至于动手,况且孩子长大后性格好很多。针对养子被指挥刀恐吓养女家人,庄老更说不可能,指养子最疼爱其养女的子女。不过,他不否认养子曾和养女及男友发生口角。他也指,两老与养子反倒常因养女男友对待孙子粗暴而与对方起争执。他指养女个性有问题,经常小题大做。

养女赶我们出家门

“不是我们自愿走,而是养女赶我们离去”庄富江表示,两老是在第二次争吵后,遭养女于凌晨赶出家门,而非如养女所说的,误会被驱赶而随养子离去。“我们被赶走也好,因为我们也住得不开心。除了经常和她的男友发生口角,有时有一餐没一餐,吃不饱穿不暖。”

他表示,两老及养子没向养女要钱,反而是自己赚钱过活,但因为养女家附近找不到工作,所以导致收入锐减。“我们宁愿在外自食其力,也不愿再回到养女家活受罪。”

养子只欠债小数目

养子并没欠巨债,只是一些小数目,两老已协助还清。

针对外甥指两老为替养子偿还巨债而变卖祖传园地,最终借无可借才离开麻坡。庄老解释,养子欠的债务只是小数目,更何况已助他还清债务,但他不否认仍欠债。“我们离开麻坡,是因为那边无工作,加上亲朋戚友间已少来往,所以才到槟城讨生活。”

他也表示,短期内或许会回麻坡,但绝非回去寻求亲戚援助,只希望可靠着自己的双手找吃。

福利局没真正协助流浪者

福利局并没真正协助流浪者,而只是暂时收留处置。

庄老指,福利局官员虽然在带走他们时,承诺会让他们入住州政府的“赤贫人士房屋计划”单位,但抵达福利局收容所后则改口只让他们住两周,便须自行在外找房子。他也不满福利局官员当晚将两老带走,反而没有针对真正有问题的流浪者。

他也澄清,福利局官员并没将两老送到双溪里蒙巴士站,两老也没有离开槟城的意思。“我们在这里有工作,为什么要走?我们也有钱,不用他们帮忙买车票”。

甘愿接受养女脱离关系

既然养女想脱离关系,两老也甘愿接受。

庄老承认,在新闻见报后曾致电痛斥养女胡来,而较后对方不再接两老电话,但却传简讯到养子的电话,指希望与两老脱离亲子关系。“我们也接受她的意思,希望她不要再找他们,我们也不需要她的协助,就让彼此过自己的生活吧!”

尽孝寻亲却被责备 养女心碎宣布脱离关系

孝心换绝情,养女心碎收回奉养念头,并宣布脱离亲子关系。

庄老的养女庄秀蜜,日前在本报透过亲人协助刊登寻找养父母的新闻后,她于周五晚接获养父的电话,但对方却非为了团圆,反指他俩老自愿流浪,更责养女家丑外扬,诬告养子。此外,庄秀蜜也称遭弟弟恫言报复,使得她及亲戚心灰意冷,心碎收回奉养念头。

“我本着孝心找他们,却换来这样的回报。”庄秀蜜在接到电话时,一心以为可和两老团圆,岂料却遭两老及养子责备。令她心碎的是,两老反过来指是她及男友不愿照顾两老,而将他们赶出家门。“他们第一次离家时,我便在组屋楼下将他们接回,试问这样我又怎么会不想照顾他们?”

她表示,不愿尽孝道是对晚辈非常严厉的指责,所以她和男友都决定只要两老愿意,他们都尽力奉养,尤其在报章得知两老露宿街头的消息后,让她心痛着急得连夜联络本报搜寻两人消息。她指,弟弟赌球欠债并殴打两老讨钱的事,并非只是她这么说,就连老家亲戚也这么说,难道有假?

“更何况麻坡的亲戚及邻居也借不少钱让两老替他还债,难道这是我捏造故事?他(养子)对我和男友挥刀相向绝无凭空捏造,我感到无奈及痛心。”

她提及,其弟透过电话恐吓她恫言要报复,在电话中一直咆哮,指他把家事带上报,让他很没面子,因此她将报警处理,同时对外声明脱离亲子关系。

- Advertisement -

外甥:两老执迷不悟没办法

两老远在柔佛的外甥吴先生听闻两老的反应后,叹气表示既然两老执迷不悟,那身边的人也无话可说了。

他指,两老露宿街头的事情见报后,曾借两老钱还债的亲戚及邻居本也打消追债念头,同时表示只要他们愿回老家,村里的人都愿意照顾他们。“当然不会再借钱让他们还债,但照顾生活起居倒也不是大问题。”他感叹,若两老继续坚持待在养子身边,那身边的人也无计可施,只能放弃他俩。“我们多次劝两老与养子脱离关系,但他们不愿醒悟,我们也没办法了。”

责任编辑:经驴凋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