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拉斯维加斯网站官方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1 09:21:09 来源:环球网
A+ A-

w013

(吉隆坡17日讯)国家银行基于油气生产持续出现中断现象,以及农业领域产量走低,下修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至5%。

早前的全年成长预测为5.5%至6.0%。

国行总裁拿督诺珊霞今日在记者会上说,强劲的经商和消费者情绪、6月至8月税务假期所带动的强劲消费支出,以及制造业生产力扩张,将支持经济成长。

她相信,5%的成长预测将持续让大马成为本区域其中一个成长最快的经济体。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放眼2019年,成长动力将保持稳定,这可归功于全球和贸易持续增长、原产品生产复苏,以及有利的劳动力市场条件。

谈到即将重新推行的销售与服务税对国家通膨的影响,她指出,与消费税相比,这方面的影响小得多。

她说,这是因为,52%的消费者物价指数一篮子商品征收消费税,销服税制度却只向28%商品征税。

“这表示通膨所带来的影响,不会比我们看到消费税制所带来的大。

“不过,这还是取决于商家制定价格的行为,以及他们如何转嫁成本给消费者。”

美中贸易战对我国影响极微,国行:大马多元经济乃优势

(吉隆坡17日讯)国家银行总裁拿督诺珊霞说,由于我国是小型的开放式经济体,因此,美国和中国贸易战对我国的影响相对轻微。

不过,她说,如果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将受影响,2020年全球经济成长或会降低0.5%。

她今天宣布我国2018年次季国内生产总值后,在记者会上说:“但话说回来,我国其中一个经济优势是拥有多元化的经济结构。

“因此,我国出口可能会受全球经济成长率放缓的影响,但是本地商业活动将持续成长,在这种经济情况下,这将提供经济成长的基础。”

针对2018年次季有大量非居民外流,诺珊霞说,这是因为外来因素所致。

“主要因素是美国货币正常化阶段的不确定性,第2个因素是贸易紧张局势,第3个因素和土耳其里拉波动有关。

- Advertisement -

“外在因素是大量外国资金流出的主要原因……不过,7月及8月,我们看到资金流出的情况显著放缓。”

此外,诺珊霞说,土耳其金融和里拉危机对我国构成的风险相当小。

“例如,就企业债务而言,我国对土耳其的债务风险只是0.17%,土耳其里拉债务风险方面更小,占企业外债0.03%。”

责任编辑:卢荒迮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