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拉斯维加斯网站官方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18 01:03:10 来源:环球网
A+ A-

刘镇东展示一本50年前出版的书籍,当中记载行动党于1967年公布的首个重大宣言,即《文良港宣言》。
刘镇东展示一本50年前出版的书籍,当中记载行动党于1967年公布的首个重大宣言,即《文良港宣言》。

中文媒体联访报道:陈志玮

民主行动党庆创党50周年,推出《行动党50周年党庆宣言——马来西亚人的新政》。

配合周日(4日)召开的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及创党50年,行动党将推出《行动党50周年党庆宣言——马来西亚人的新政》,讲述该党目前所面对的困境和对马来西亚未来的期望。

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披露,行动党是于1966年3月18日创党,至今满50年,因此配合周日召开的党代表大会,该党也将一同欢庆创党50周年,并向国人推介党庆宣言。

他说,行动党过去也曾推出几项宣言,包括1967年的《文良港宣言)、1981年的《八打灵再也宣言》、1991的《丹绒宣言》,以及2012年的《莎阿南宣言》。

- Advertisement -

“这次的宣言则是配合党庆推出,而这次的党庆主题为‘继续斗争’(Terus Berjuang)。”

刘镇东也是行动党中委,他是配合即将于周日召开的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这么表示。

他透露,这次的党大会将着重在数大课题,包括在野党重组、如何争取巫裔的支持、东马主权,以及青年与妇女等课题。

“这次的大会将探讨如何让沙巴及砂拉越州掌控更多的资源和权力,尤其是州政府是否可掌控学校、市警、交通与医疗、税务制度等,创造新的联邦制度。而这样的做法是否可延伸到别的州属,如柔佛州。”

“行动党应该是拥有最多年轻人的政党,在妇女与性别平等议题上也走得最远。最后是行动党和盟友如何在接下来推动制度改革等等。”

刘镇东也强调,行动党乃马来西亚人的政党,并非巫统定调的“华人行动党”(Cina DAP)。

“这也是行动党目前所面对的困境,因行动党一直被标签为华人政党,但其实行动党从创党至今,都没将本身定调为华人政党亦或是印度人政党,行动党一直强调的是‘行动党属于马来西亚人的政党’。”

99%大马人对垒1%纳吉支持者

指本次大会或成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党大会,行动党冀将来届大选定调为“99%大马人对垒1%纳吉支持者”。

刘镇东披露,随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巫统大会上预告“大选很快要来了”,因此行动党亦将此次的大会视为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党代表大会。

因此,他表示,这次的党代表大会将会聚焦在行动党所面对的困顿与挑战,以及如何化解这些困顿和迎对这些挑战。

配合行动党50周年党庆暨党代表大会,刘镇东(左)接受中文媒体联访。
配合行动党50周年党庆暨党代表大会,刘镇东(左)接受中文媒体联访。

“许多在野党支持者在505全国大选无法变天后,感到很压抑及困顿,所以如何让人民相信来届大选能够换政府,且会是美好景象,这是行动党最大的挑战。”

不过,他说,行动党已做好应对的准备,即欲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定调为“99%大马人对垒1%纳吉支持者”。

“我们要把行动党和盟友塑造成代表99%的马来西亚人,最终再塑造成1%纳吉的支持者。”

“实际上看来,包括纳吉朋党,巫统其实只有1%的党员,属于纳吉的支持者。因此,我们要营造成99%马来西亚人对垒1%纳吉支持者,并将这视为主流。”

“我们要让人民相信,这个国家不是马来人与华人冲突,而是1%与99%的冲突。”

自诩最团结政党 冀走出困顿创造希望

自诩行动党乃我国最团结政党,惟如何走出困顿创造希望,才是当前党内最大的挑战。

刘镇东指出,行动党是在困境中度过这50年,不过值得骄傲的是在这50年,行动党可以说是所有政党当中,最团结且具有政治理念的政党。

“虽然我们是所有政党中,最团结且有政治理念的政党,但我们依然面对许多的困顿,如被标签化、妖魔化,因此我们要如何走出困顿,并且创造希望,是我们当前面对最大的挑战。”

他说,其实现今的巫统也在作垂死挣扎,因随着“柴米油盐酱醋茶”价格日益高涨,马来社会的“反风”已经吹起。

“以往马来妇女较马来男性支持巫统,但近几年可以明显看到,随着食用油取消津贴、消费税上路后,马来妇女已经不满巫统,因‘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跟她们息息相关的。”

马来社会‘反风’吹起 半城乡巫裔选民成关键

在野党欲赢得大选,半城乡巫裔选民成关键。

刘镇东分析,倘若在野党要入主布城,就必须依靠马来社会的“反风”,取得约35个半城乡选区巫裔选民的支持。

“其实早在1年前,马来社会的‘反风’已经吹起,但这是否能够撼动半城乡巫裔选民的心,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半城乡巫裔选民对行动党还是抱持怀疑的态度,他们或许还没有办法接受行动党是新政府的一员。”

不过,他说,倘若这股“马来反风”吹向半城乡地区,那在野党入主布城的脚步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上一届大选,在野党已获得城市巫裔选民的接受,但却没有得到半城乡巫裔选民的支持,导致没有达致入主布城的梦。”

“如果上一届城市巫裔选民对纳吉已产生反感,那来届的大选城市巫裔选民对纳吉的反感度应该会更大。”

“不过,如果没有‘马来反风’,那在野党肯定会面对兵败如山倒的局面。”

另一方面,刘镇东也指,即使这股马来“反风”吹起,巫统在西马仍可以获得至少35个至40个国会议席。

“因为有约35至40个议席是专门为巫统设计,如丰盛港、北根、云冰等,因这些选区的人数本来就少。再加上有些选区的垦殖民(FELDA)相当多,如云冰选区,占有50%的垦殖民,而垦殖民就是巫统的铁票仓,这是在野党不容易去攻打的。”

重组反对党联盟 吁盟友与伊党划清界线

促盟友与伊党尽速划清界线,重组反对党联盟,以一对一力抗国阵。

刘镇东指出,随着伊党与巫统眉来眼去,公正党与土著团结党理应与伊党划清界线,勿再抱任何拉拢伊党的期盼。

“希望联盟的那条‘线’要划清楚,到底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如果要重组(在野党),这个一定要做好。”

他说,如果要希联入主布城,就必须安排领导领袖,以及拟定政纲与政见,这样才会给予人民信心。

“这包括安排希联首相与副首相人选,倘若我们的首相人选仍是(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但安华仍在监狱服刑,那我们的替代人选是谁,也要尽快安排。”

询及行动党尚有多少时间与把握,能够确保在下届大选前说服盟党放弃伊党,与国阵形成一对一局面,刘镇东并未正面做出回应,仅表示:“到那个时候,这些领袖会将这条‘线’越划越清楚。”

他说,尽管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与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仍未放弃与伊党的谈判,但他相信,只要时间一到,这些领袖最终会与伊党划清界线。

刘镇东也提及,倘若土著团结党加入希联,那将有助于希联执掌吉打与柔佛州。

他说,土团党在柔佛与吉打的势力不容小觑,如果该党加入希联,那希联在来届大选很有可能拿下这2个州属。

“在野党要取得突破的契机在于前首相马哈迪与前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在吉打州的影响力,以及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在柔佛北部的影响力。”

“如果吉打和柔佛州能够‘变天’,那么全国就能够一起‘变天’。”

他也强调,行动党与土团党在议席分配上没有任何的冲突。

下届大选巫伊或合作 伊党有可能让出2国席

下届大选巫伊或合作,行动党不排除伊党让出吉兰丹与登嘉楼州国会议席,以获取这二州属的执政权。

刘镇东披露,随着纳吉高姿态以“朋友”称呼伊党后,巫伊合作的局面越来越清晰,因此他认为,在来届大选纳吉或可能通过伊党,在西海岸的国会议席,上演三角战,让希望联盟难取得选票。

“纳吉很有可能让伊党在西海岸扮演‘第三者’角色,形成国阵、伊党和希联的对抗,这样国阵不仅能保住选票,也能够让反对国阵,但不支持希联选民的选票投给伊党。”

他也说,由于纳吉可能已经知道巫统会损失较多的国会议席,因此纳吉很有可能会与伊党“开条件”。

“因为纳吉只关注能不能够执政中央,对州政权完全不在乎,因此纳吉很有可能会与伊党‘开条件’,即吉兰丹与登嘉楼国会议席让给巫统,而州议席则交由伊党主攻,这样不仅能满足伊党的要求,即只要执政吉兰丹与登嘉楼州政权。”

坦言选民支持度下跌 欲重夺华裔选民支持

坦言华裔选民支持度下跌,欲重夺华裔选民支持靠选举氛围。

- Advertisement -

刘镇东坦言,目前华裔选民对在野党的支持率维持在2008年全国大选时的支持率,即约65%。

“目前华裔选民对在野党的支持率应该是在65%,就是还没有到达2013年全国大选85%的支持率,但也没有跌破2008年时全国大选65%的支持率。”

“如果要回到2013年的支持率水平,就必须看选举的时候,当时的形势是怎样了。”

责任编辑:溥至 CN037